数十万中国人撤离后留下1155栋烂尾楼


“卖掉深圳的房子,去柬埔寨吧!”2020年年中,“欧神(欧成效)”戴着口罩,匆匆赶到杭州一家酒店,为投资客讲述他的观点。

随后,王牧笛、也同台出现,称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又称“西港”)楼市前景大好。

“我在柬埔寨买的土地比澳门还大。”2019年,曾经的微博大V薛蛮子,对西港赞口不绝。在他看来,当地的稀缺性和成长性都是巨大的。

一通操作下来,曾与王牧笛合作的马光远紧急辟谣:“对于大家经常问的柬埔寨西港项目等公司的业务,我确实一无所知,丝毫没有参与,也没有任何关系。”

官方将烂尾缘由指向中国投资者。据东华日报,7月8日,西港副省长隆迪曼对外提到,由于疫情影响,以及柬埔寨禁止网络赌博,很多中国投资者离开西港,导致烂尾楼遍地。这些烂尾楼,占西港目前建筑总数的70-80%。

投资热正在逐渐消退。据联合早报,禁赌令颁布后,数十万名中国人和大批中资撤离,许多与博彩业相关的工程纷纷喊停。而后又因疫情影响,西港一夜间人去楼空,攘来熙往的人潮车流不复从前。

房产中介网站“柬埔寨房产网”曾这样介绍西港:“土地的持续需求推高了土地价格,使其达到了比泰国和越南的海滨土地,价格更高的水平。旅游业、贸易和基础设施改善的增加推动了西哈努克城住宿和商业场所租金的增加。”

“2017年,有7万中国人。现在(2019年)保守估计,有50万中国人在西港。发生了很多一夜暴富的神话,租地盖房,两年回收成本。做KTV、夜总会、开赌场,三个月回本。”一位在柬埔寨投资的中国人洪七公(化名)曾对《留学的真相》节目组分享。

“卫星图上看,2015年,西港土地还是一片荒凉。2019年,就布满了建筑物。三年多,西港的地价翻了十倍,房租翻了五倍。”他回忆,一开始有不少中国台湾人来投资买地,不久后,大陆人也来投资建厂、买地买楼。

“由于中国投资者大量涌入,带动当地房地产快速发展,提高了当地的房价和房租,间接迫使资本较少的柬埔寨本地资方以及西方国家投资者离开。”

自媒体“西港日记”的作者也提到:“当时中国人形成了独立圈子,中国人基本只做中国人的生意,房地产也基本在中国人之间流传。”

他的一位朋友,曾因西港某楼盘高达15%的回报率,入手买房。结果,房子出售两年后,烂尾了。他了解后才发现,原来开发商拿着钱去赌博,输掉了,项目就变成烂尾楼。

2019年6月,西港一座在建大楼突然坍塌,造成近50人伤亡。大楼是柬埔寨人租地兴建,房屋产权归中国人所有。工程先是包发给一个柬埔寨人,后又转包给一家中国私营企业。

对于案件的原因,洪七公认为:“因为大家都有快进快出的心态,因此偷工减料。此外,当地开发商没有找专业团队进行楼体设计,造成建筑问题。

西港的另一标签是“博彩天堂”,这个产业,也顺带捧热了资金密集型的房地产业。

2016年,西港被列为柬埔寨的经济特区,博彩从业者涌入这座城市。因此,西港也被称为“第二澳门”。当时,中国人疯狂进入西港淘金,中文店招牌在西港随处可见。

2019年的数据显示,柬埔寨博彩行业税收8500万美元。澳门咨询公司IGamiX统计,西哈努克城年收入的90%来自在线赌博。

在博彩合法化的同时,网络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网司”)涌入西港。据钱江晚报消息,截至2019年,柬埔寨共有193家注册的博彩公司,其中91家在西港。

一些网司,开始挂靠有牌照的博彩公司,开展非法网络赌博业务。媒体也曾报道,大量中国人被骗到西港,从事网络赌博诈骗工作。

《南方周末》曾采访一位湖南人,他被老乡鼓动去西港做厨师,偷渡到西港后,却发现原本的“厨师”岗位,变成了网司的“推广”岗位。

他们工作的内容是,在社交媒体用不同话术,诱导客户向“盘口”(在线博彩网站地址)投钱赌博,甚至还伪装成异性,在网络上发展恋爱关系,并诱骗对方投资。

这些被骗去西港的人,一旦进入网司,便失去人身自由。“过来就要听话,不然等着你们的就是手铐、电棒!”

没人知道这些网司的背景,但外人猜测他们背景强硬。一位在西港解救上述受害员工的义工曾对大河报说,“当地警察都进不去园区”。另一位受害者曾对上游新闻回忆:“都是要钱的,有的人报警,警察直接就联系园区,报警的人就被卖了。”

更夸张的说法是,“在柬埔寨中国人是‘行走的黄金’,卖(诱骗)进网司都是10000美金起步。”一位受害者曾对上游新闻提到。

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官方发布了《禁赌令》,查封所有违法网络赌博活动,将在线赌博定为刑事犯罪。

7月初,柬埔寨西哈努克省商会和柬埔寨华人慈善互助协会共同承办了一个会议,商讨西港1155栋烂尾楼(停工停建)的问题。这些烂尾楼,占西港目前建筑总数的70-80%。会议探讨的话题,包括中国投资者在西港租地、盖楼所产生的系列纠纷及困局等。

不仅如此,房价甚至出现暴跌。一位当地中介曾对界面新闻提到,禁赌令前,一块海边硬卡产权的地块,能买到1000-1500美元/平方米,但禁赌令之后,市场价仅有250美元/平方米。

上文提到,数十万中国人涌入西港,不仅参与博彩业,还参与了这座城市的建设,涉及房地产、娱乐,甚至是医疗行业,莆田系医院都被引入西港。这些行业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当地相对富有的中国人,及博彩业参与者们。

当博彩业被叫停,疫情下的旅游业发展受限,这直接造成大量行业无人消费的局面。

要知道,房地产一直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当资金突然被抽出,数十万人口开始外流,资方迅速撤走,连工程款都来不及结算,建筑工人四处讨薪。

西港楼市,本就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如今,接盘侠们纷纷离开,房地产游戏自然没得玩了。

受当地政策影响,外国人不能买地,只能通过柬埔寨人代持。房产上,外国人只能购买二层以上的房屋,没有“硬卡”(指“完全的所有权”的土地)的主动权。

因此,无论是从政策、市场、具体交易环节等,中国投资者都要依托当地人,独立盘活项目的难度极大。

在上述烂尾楼盘活会议上,有中国投资者提出有关西港治安状况改善、投资者信心恢复、投资项目安全等问题。一位在西港的抖音博主也有同感,她说:“2018年时,凌晨三点还敢去工地,现在不敢了。”

柬埔寨财经部国务秘书翁赛维索在今年初透露,柬政府打算出台新计划,以恢复建设西哈努克省正停建的高楼大厦。

全球房地产协会会长 Sam Sok Noeun对媒体表示,2022年第一季度,西哈努克的房地产市场依然缓慢。如果外国投资者和游客数量增长,房地产的价格和市场活动可能会立即发生变化。

实际上,中国投资者依旧是柬埔寨重要的购房人群。当地媒体指出,2020年,在柬埔寨置产的外国购房者主要来自中国,占总数的50%,其次为新加坡(占32%)。

在上述会议中,其中一个处理方案是:有物业或硬卡的资产,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提供支持,业主可向银行申请抵押贷款,以恢复生产和建设。然而,柬埔寨国家银行却在不久前提出,银行体系对建筑和房地产领域放贷快速增长,将对金融稳定带来更高的风险。

轰轰烈烈的炒房运动之后,城市伤疤,必然无法轻易愈合。这个烂摊子,恐怕还需要收拾很久。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信前主帅还是信权威记者?罗马诺:C罗无缘首发后仍认真训练 从未给曼联更衣室造成任何问题

湖北武汉,梅女士在网上查询自己婚姻情况时偶然发现,自己结婚证上的对象是一个陌生人

三星折叠双旗舰Galaxy Z Fold4/Z Flip4体验:再次引领行业标杆

Nreal推出Nreal X和Nreal Air全功能AR眼镜:2299元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